http://www.abydata.com

当前位置: 大奖体育 > 白城新闻 > 泥腿子踏平通向民主的坎坷路

泥腿子踏平通向民主的坎坷路

时间:2020-03-0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点击:
2000年3月5日中午12时,对于吉林省大安市大赉乡嫩江村的村民来说,是个永难忘怀的时刻。当乡党委副书记刘彦春宣布嫩江村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结束,刘俭当选为村委会主任时,掌声

  2000年3月5日中午12时,对于吉林省大安市大赉乡嫩江村的村民来说,是个永难忘怀的时刻。当乡党委副书记刘彦春宣布嫩江村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结束,刘俭当选为村委会主任时,掌声、欢呼声、鞭炮声响彻大安市临江第二小学的大墙内外(此处为村委会选举会场)。许多人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流下了热泪……

  为了这一天,嫩江村的2000多位父老乡亲,经历了太多的曲折、太多的艰辛和太多的考验。

  嫩江村位于东北嫩江平原,由于临近大安市区,蔬菜种植业比较发达。党的富民政策和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曾经使这里的许多村民富得就像他们脚下的黑土地一样,油汪汪的。但近年来,村民们越来越对自己的日子不满意了,对村委会也有意见。他们认为村委会的“账目不清”,“村上原来积累的几百万元存款不知怎么花掉的,如今反倒欠了300多万元的外债,村里的砖厂是大伙集资建的,可是几年没见到分文利润。”

  在这种背景下,嫩江村迎来了1999年11月开始的村委会换届选举。这时,一个叫刘俭的人突然冲了出来,要竞选村委会主任。村民们对他很熟悉:他是个退伍兵,1979年回到嫩江村,1983年包产到户后,他买了两辆汽车跑运输,把日子鼓捣得红红火火。去年年初,他把车交给了大儿子,自己则重新操起了庄家把式。

  刘俭有经济头脑,有致富的本事,这是村民们公认的,因此他一回村,就被村民们推选为七社主任(小队长)。刘俭一上任就提出:各项村务(包括各项征费)都要依法办事。此举与村支书冯国忠政见不同。4个月后,冯国忠就免了刘俭的职。

  现在刘俭要竞选村委会主任,并表示一定要带领大伙致富。村民们自然拥护他参选。但他随后说:“我要是当选村长(村委会主任),首先就要查账,把村上的财务帐弄清楚,一是要让父老乡亲心里明白,二是要还村民一个公道!”他说:“村里原来有固定资产、流动资金四五百万,现在一分钱都没有了,倒欠了几百万的外债,这些帐不弄明白怎么能行?”

  刘俭的这番话一落地,一些“怪事”就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去年11月下旬的一个晚上,乡党委书记苏文华同乡派出所所长丁俊山和号称“小诸葛”的屈宝财在一起喝酒,苏在酒桌上就命令丁俊山去抓刘俭。丁说:“有啥理由抓他?”苏说:“没什么理由,就算错抓,要赔款、道歉我负责!”丁说:“你这不是砸我饭碗吗?”苏就用命令的口气说:“你不是在我大赉乡党委的领导下吗?你就听我的,出事我负责!”他们吃完饭后已是晚上10点多,屈宝财便跑到赵明财家,让赵明财马上通知刘俭赶快跑。赵明财在第二天早晨5点跑到刘家报信。刘俭闻讯,忙骑上摩托车跑到朋友家躲了一天一夜。

  此事发生不久,原来从未表示过要竞选村长的村会计陈殿全突然宣布要竞选村委会主任,并接二连三地找到刘俭,让刘俭“放他一马”,“别跟他争村长”,并说是乡党委让他出来和刘俭抗衡的。但在后来的选举委员会选举中,陈殿全只得了30票,连选举委员会也未能进去。于是,乡里就有人宣布,村委会换届初选再推迟20天。这时,已是乡党委副书记兼村长的冯国忠找到三社村民陈玉水,同陈商量还有谁能同刘俭抗衡。陈玉水对冯国忠说:“孙启昌还行。”于是,陈就找孙启昌做工作,让他出来竞选。

  村民们说,就在新的选举委员会产生后的第三天,原来没看出来有参加竞选意思的孙启昌也表示要竞选村委会主任,并开始请客。村民们感到纳闷,孙家近日也没什么事,请这么多人吃饭干什么?有些村民被孙启昌请去吃饭后,才听孙说:“我要当村长(村主任),请大伙帮个忙。”村民们都不是傻瓜,孙启昌宴请他们的目的,他们自然心领神会。一些村民告诉记者:“孙启昌请了多少人吃饭,吃了几天,我们说不清楚。但在孙家帮忙的孙启发(与孙启昌是兄弟关系)媳妇却当着有些人的面毫不顾忌地说,‘反正有人给拿了两万元,谁知道还得请多少天’!”

  在正常情况下,到去年12月6日,嫩江村的换届选举就应该结束,但是由于出现了许多“怪事”,直到今年1月22日才进行初选,然而,连这迟到的初选也不顺利。一些村民说,在选举开始前,他们就看到一伙人堵在选举会场门前,并事先留出来200张选票。投票时,有人就把早已画好的选票扔进票箱,被村民们当场揭发出来。于是,第一次选举遂告失败。

  有了第一次选举失败的教训,选举委员会变了一下招法,决定在选票上加盖防伪章,并定于1月24日再选。令村民们料想不到的是,这次选举还未开始,十几名“社会人”便冲进会场,大喊大叫,骂骂吵吵,拉出要打人的架势。村民们见状,慌忙“撤退”,选举还没开始便宣告结束。

  事后,村民们不断到市里上访,最多时一次去了270人。他们认为是冯国忠、孙启昌破坏了选举,那帮“社会人”也是冯、孙二人雇的,并要求有关部门严惩破坏选举的人,使他们早日依法选出他们自己的“村官”。对于嫩江村村民的上访,大安市委、市人大、市政府给予了高度重视,并指示“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抓紧时间,确保依法选出新一届村委会”。与此同时,孙启昌也四处活动,频繁地请人吃饭。据村民们反映:截止3月4日,孙启昌已陆陆续续请了一个月的客。然后,冯国忠的得力“助手”张彦秋才找到乡党委书记苏文华,说:“选吧,没问题了,老孙至少能得900票。”苏说:你们同意选就选吧。”当时在场听到张、苏二人对话的一些村民感到非常吃惊,“这不明摆着是在向我们村民示威吗?”乡党委苏书记同意后,选举委员会定于3月4日进行第3次初选。但初选那天,会场上不知又从哪里来了一帮“社会人”,有的还是从外地来的。面对这伙“社会人”的威慑,村民们仍然坚持正常投票。选举结果是,刘俭得到840票,孙启昌得了489票。乡里领导随后宣布,此次选举只是初选,还得进行正式选举。一些村民感慨换届选举之难,选举环境之恶劣时说:“就是选总统也不会这么费劲!”

  就在初选结束的第二天(3月5日)上午,村选举委员会成员到乡政府会议室开会研究正式选举方案,约8点30分左右,他们看到孙启昌走进副乡长冯国忠的办公室。村民们说,孙启昌从冯国忠的办公室出来后,便拉着六七个人,乘坐一辆面包车,到东门外的一社、四社、五社、八社挨家转,命令村民8号(原定3月8日正式选举)再选举,“你要是选孙启昌的可以到会场去,你要是选刘俭就别去了,你要是去了,大棚就别想要了,地也别想种了,孩子的学也别想上了。”今年已60多岁的李百泉,是选举委员会5名成员之一。这天突然有一伙人在路上拦住他,问:“你这么大岁数了咋还不知好歹呢?”李不解。有人就说:“你是不是同意选刘俭了?”李说:“我同意选谁是我的事儿,你们管不着!”于是就有人提高了声调:“你不是选举委员会的吗?告诉你,下次选举你不要去了,你要是去了,你这大棚、你这地就别想要了。”以后再开选举会,李百泉真的就没敢再去过。

  更令人感到蹊跷的是,就在这伙人转了一圈的当天晚上,村里德高望重的社主任曲宝位家的蔬菜大棚,被人割了40多米长的口子,一社张景元家的大棚也被割了。曾与冯国忠、孙启昌商议过“对策”的韩玉财后来回忆说:“当时我曾对他们说,北门外的大棚,你们一个也别给动(韩家住北门外),但他们连北门外的大棚也给割了。”更令村民们气愤的是,地处老坎子(地名)的一个电机井的电线米。村民们说,这个井是二社和六社共用的,能灌溉五、六垧地,已经使用20多年了,以前从未发生过电缆线被割的事。

  一连串的“怪事”发生后,不少村民不敢去参加选举大会了,原定于3月8日召开的选举大会也被迫推迟了。由于村主任迟迟选不出来,使村委会工作陷于瘫痪状态,村里遗留问题得不到解决,第二轮土地承包也不能进行,如不尽快选出村委会,今年的春耕也将受到严重影响。一些人千方百计干预阻挠选举的行为,让村民们忍无可忍。为了寻求政府的支持,村民们选出代表,再次到大安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民政局、市公安局反映选举中的问题。大安市有关领导决定对村民们反映的个别人干扰选举,“社会人”破坏选举的问题进行调查。在村民的强烈要求和市里的支持下,大赉乡党委和政府终于做出决定:嫩江村于3月25日进行第四次选举,即正式选举。

  也许是因为经历的曲折和考验太多,公元2000年的3月25日这一天,对于嫩江村2000多位父老乡亲便显得格外庄严、凝重。记者在选举现场看到:为了维护秩序,大安市警方出动了近20名干警到选举现场。在选举现场一个显眼的地方,有村民写的一副对联,上联是:“坚定立场选好村长”,下联是:“请客吃饭选上不算”,横批是“依法选举”。但现场张贴更多的还是孙启昌的《给嫩江村全体村民的保证书与公开信》。选举开始时,孙启昌先上台发表了“竞选宣言”。演说结束后,听到的掌声稀稀落落。接着上台演讲的是刘俭,他刚一上台,台下便掌声雷动,经久不息。刘俭很激动地说:“如果我当选,决不干一件对不起老百姓的事,就为老百姓致富谋利益,我要是干了对不起老百姓的事,大伙把我抬着扔到大江里去喂鱼!”掌声再次热烈地响起。

  上午10点钟左右,选举现场临江第二小学院内的人越聚越多。这时不断的有小四轮农用车拉着一些妇女一波一波的赶到现场,看上去,那些妇女都土得掉渣。记者上前一问才知道,她们的丈夫因受到了威胁不便出面,便让她们代表一家人来投票。在选举现场,记者随机与几位村民聊了起来。记者问:“你们为什么选刘俭当村长?”村民们说:“刘俭身上清白,又能带领大伙致富,老孙虽然说的挺好,可当社主任他不称职。”一个村民说:“为了能当上村长,他托人3次请我去吃饭,我硬是躲着不去。”另一位村民说,“我倒是去他家吃过几次饭,每次都10多个菜,同村住着,不去好像不给面子,可是吃了他的饭,我该选谁还选谁。”听说选举中有人割大棚,有人遭恐吓?记者问。一位老村民动情地说:“我怕什么,都这么大岁数了,反正要死了,得为儿孙后代打点基础。”十社一位姓雷的村民斩钉截铁的说:“过去咱老百姓没啥权利,现在中央给了咱选举权,不管怎么样,就是死也一定要用好这点权利,为自己、也为乡亲们选一个可信、可靠、可心的带头人!”

  临近中午时,选票统计完毕。统计出来的选举结果是:刘俭得票911票,孙启昌得票251票,废票为60票。大赉乡党委副书记刘彦春随即宣布:“选举结果有效,刘俭当选为嫩江村村委会主任。”

  为进一步深入了解、核实嫩江村选举中的问题,记者先后拨通了大安市公安局、纪检委、民政局的电话。大安市治安警察大队朱指导员在电话中证实了在选举中确有“社会人”威胁村民和割大棚、割电线的事,公安机关已经立案侦查。至于苏文华、冯国忠、孙启昌与这伙“社会人”有没有什么关系,待这伙人落网后就会水落石出。大安市纪检委信访办郭主任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嫩江村选举中,孙启昌请客吃饭的事确实存在,市纪委已调查过,但孙启昌说自己想当村长请大伙帮忙的话是在饭前饭后说的,不是在吃饭期间说的,从这一情节看不能算是贿选。记者也拨通了大赉乡党委书记苏文华的电话,他在电话里对记者说:“嫩江村那地方关系很复杂,是两派之间的争夺,对嫩江村的选举,市里和大赉乡都很重视。”对于刘俭的高票当选,苏文华并不认为其威信高,苏文华的说法是:“刘俭当时打了个旗号,第一是把冯国忠赶走(冯原兼任嫩江村党支书),认为他是乡里派来的;第二是原来这个村村民欠着统筹提留款80多万元,刘俭说他上来就不要了。”记者问苏对村民们反应的账目不清问题怎么看?苏说:“嫩江村不存在账目不清的问题,账目很清楚,不怕他查。”在回答他与冯国忠、孙启昌有无关系问题时,苏再三强调:“我同孙启昌都不认识,同冯国忠也没什么关系。”

  大安市有关部门的一位领导说,选举是全体村民的权利,作为乡里的领导,干预村委会正常选举是没有任何道理的,更是违反选举法的行为。虽经几番周折,刘俭最终以高票当选,这就印证了那句老话:“民心不可违啊!”(记者李广钧)

  注:本文作者李广钧(又名李广军)时任吉林日报社主办的《关东周报》机动记者,因采访另外一个事件巧遇此事。当时在临江二小院内,李向诸多村民详细了解了选举全过程。成稿后,大安市有关人员到吉林日报社做工作,因此稿子没有在吉林日报社范围内发出。后来,李又再次去大安市做进一步的深入调查、取证,之后形成6000多字的深度报道,被《半月谈》杂志内部版、共鸣杂志、新华社吉林内参等多家大媒体广泛刊发、转发。《半月谈》杂志内部版在2000年第6期以重点稿子刊发,标题是《嫩江村:一段马拉松式的选举》,《共鸣》杂志刊发的标题是《泥腿子踏平通向民主的坎坷路》。时任吉林省委书记王云坤对此高度重视,做了大篇幅批复,之后吉林省委、省政府组成四个调查组深入大安市调查事实真相,对破坏选举的相关人员做了严肃处理,曾经扬言要报复记者的那些“社会人”,均依法受到了处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大奖体育

当前网址:http://www.abydata.com/baichengxinwen/2020/0309/397.html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