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大奖体育 > 白城新闻 >

【推文】曾经他是泥坑里摸爬滚打的小混混而她

2020-04-09 07:28白城新闻 人已围观

简介中行转债楚宁二十岁之前是富家千金,白城第一名媛,而二十岁之后,她被践踏到泥坑里,卑微苟活。 父亲的小三赵雅琪,两个孩子都跟她一般大了终于上位,筹划了半年拿了一份亲子报告,在...

  楚宁二十岁之前是富家千金,白城第一名媛,而二十岁之后,她被践踏到泥坑里,卑微苟活。

  父亲的小三赵雅琪,两个孩子都跟她一般大了终于上位,筹划了半年拿了一份亲子报告,在她二十岁那天,当着白城所有权贵的面甩在了她的脸上。

  楚家放话说她一个小混混私奔了,可是在白城皇廷夜总会里,却多了一个叫阿宁的雏儿。

  赵雅琪把她卖了,因为还是个处,百灵关了她一个月,磨光了她的傲骨和脾气,才给她安排了一个局。

  楚宁今天的裙子低胸露背,走路的时候摇曳生姿,里头的风光若影若现,路过的男人女人没一个舍得挪开眼的。

  她哆嗦的跟在百灵后头到了二十层楼的包厢,一个寸头黑衣的男人走过来,“百灵姐,人带来了?”

  见到来人,百灵姐立马换了笑容,“都是拔尖的,知道沈爷喜欢干净,特地带了个雏儿呢。”

  他一眼就落在楚宁身上,那身段一看就勾人,那人很满意,挥手让人放她们进去。

  百灵说场子里就沈爷不瞎玩,如果她不想变成腿叉开谁都能上的**,那就卯足了劲往一个人床上爬。

  一进去,入目的就是偌大的温泉池,男的女的交缠在一起,白花花的身子和喘息声此起彼伏。

  话落立马有一群人起哄,抬着楚宁就往温泉里扔去,抬的时候还有人故意摸着她裙下的肌肤,她放声尖叫,下一秒就沉入了水底,好在她会游泳,找到重心立马就往边上游过去,刚扒到台阶探出脑袋,她就看到了沈君瑜。

  有人一脚踩在她头顶把她踩到水底,等到她快窒息的时候又捞上来,几次一来,楚宁呛了好几口水,脸色涨红,那过程简直生不如死。

  她被人拖上去沿着后背撕裂了裙子,她只穿着乳贴和蕾丝内裤,她眼泪止不住的流,双手捂着前面缩成一团就这么被扔在了沈君瑜面前。

  他旁边坐着一个大腹便便的光头男人,一丝不挂,档那埋着一个女人在卖力,他抽了一口雪茄,见沈君瑜不过就看了楚宁一眼就收回目光,突然冷笑了一声,让人牵来两条大狼狗,来之前还给两条狗喂了助兴药。

  “这雏一看就没tiao教好,不如让我两个宝贝教教她,就这么一副上不了台面的样子,哪个男人看了都来气,bia子就是出来卖的,***的纯。”

  沈君瑜却慢条斯理的抖出一个烟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笑道,“你当初不是说,宁可跟狗,也不会跟我吗?你求我干什么?你该求的是它们……。”

  他的话惹的光头一阵大笑,“这**还说过这么是抬举的话,那就更要教训了。”

  光头让人给楚宁也喂了一颗药,然后拍了拍那两只蓄势待发的狼狗,“今个让你们好好shuangshuang。”

  耳边是哗然的笑声,她的di裤和胸贴都被扯掉,一si不挂的躺在冰冷的地上,她能感觉到狼狗贴上来哈出的温热的气息就喷在她肌肤上。

  她的前半生风光奢侈,前呼后拥,而现在却光着被一群人围观被狗上,她根本不该相信百灵的话,只有死她才能解脱。

  楚宁奋力的搓着身子觉得哪里都脏,可越搓越热,浑身红透了,呼吸也急cu起来。

  楚宁被他摁在了床上,他连衣服都没脱,毫无前xi就进去了,渴望盖过疼痛,楚宁扭着腰肢攀着他的胸口索要的更多,双眼迷离,jiao喘不息。

  他双手倏然掐住她的脖子,她一个机灵清醒了一点,感觉自己被堵的严严实实,眼泪止不住的流。

  没等她回神他开始狠狠zhuang击,楚宁握紧身下的被单,咬着牙承受的暴风骤雨。

  “楚有为可真是心狠,不是自己亲生的就往窑子里卖,楚大小姐,活在泥泞里好受吗?”

  捏起她的下巴被迫她抬起头面向他,“你一心要为周寒青守住的贞操,还不是落在了我的床单上。”

  “那又怎么样。”提到楚宁心中的白月光,她像被刺到一样疯狂挣扎起来,“你就算从小混混变成了沈爷,那也是脑袋栓在裤腰带上的流氓,周大哥永远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

  这些话像针一样扎在沈君瑜心上,让他想起两年前自己一腔真心被她碾碎在地上的难堪,他发了狠的压上了她。

  他骂她,嘲讽她,每一句话都在提醒着她,是的,现在的她,已经配不上周寒青了。

  在她无尽的痛楚中他又放慢了速度让她享受到一丝欢愉,在快到达到顶端的时候,他把手里的烟蒂按在了她左胸上。

  沈君瑜根本没有放她走的意思,完事后他又给她塞了一颗药,眼看着她湿透了半张床才受不了颤巍巍的摸到他身上去的时候,他掐着她的脖子恨不得弄死她。

  这一晚上怎么过去的楚宁不知道,醒过来的时候,左胸上的伤痕成了粉色,下身有丝凉爽,他给她涂了药,浑身没一块好地方。

  她拿起来一看,视频里菲菲被四个男人按着,那两只大狼狗一只卖力的舔着滴在她胸上的肉汤,还有一直箍着她雪白的大腿动着。

  “昨天我不把你扛走,躺在那的就是你。”沈君瑜冷冷的看着她在那,走到衣柜取出衣服往身上穿。

  “我如果不上了他们介绍给我的女人,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楚宁,你欠我一条命。”

  她是怎么走出酒店的她不知道,身上穿的是男士的衣服,失魂落魄,走路都不自然,路人都对她指指点点。

  她像着了魔一样往路中间走,突然看到一辆熟悉的兰博尼基,她本能的缩回脚转过了身子。

  “草,要死就去卧铁轨,跑大马路上害什么人啊。”紧急刹车的司机头伸出了咒骂一声绝尘而去。

  楚蓉掰过他的脸,“楚宁都跟那个小流氓跑了,不要你了,周大哥,你眼花了吧。”

  听说沈君瑜上了她居然一百块都没给她,她还是穿着男装回来的,夜总会里的小姐一个个都跟看笑话似得看着她。

  这地方没几个进来还是雏的,楚宁命好,爬上了沈君瑜的床,可命也不好,是被人踢下来的。

  见她没抓住沈君瑜,百灵也来气,菲菲那次被搞的半死不活,她的老客人百灵就给了楚宁。

  “阿宁,刘老板不太好说话,但是你顺着他点就没事的。”小眉跟她一起进去,开门之前特地关照她。

  这种姑娘以前家里日子一定挺好过的,可这份纯真,迟早会在这沼泽中被碾的稀巴烂。

  楚宁这辈子正儿八经就接触过两个男人,一个谦谦君子如周寒青,一个阴狠霸道是沈君瑜。

  “妈的。”他一个耳刮子就扇了上去,楚宁被她打翻在地,半张脸一下子就肿了,“看到老子跟看到鬼一样,你是什么东西。”

  “好,是个有脾气的。”他扯着楚宁的头发一路拖到沙发边上,刺眼的灯光照在她脸上,“啧,这妞儿眼熟啊。”

  “你们看看,像不像楚家的那个?”他招呼着周围一群男人来看,然后一把撕开她的裙子大笑,“这胸也像,哈哈哈。”

  “呵,周寒青的女人,老子怎么碰的到,不过这**挺像她的,老子今天赚到了。”

  他把楚宁按在沙发上低下头就去啃她的唇,她别过脸躲了过去,他又是一个耳光扇的她都耳鸣了。

  “不识抬举。”刘老板动了怒,拿起桌上的酒瓶,“小**,你说哥哥是用这头教训教训你呢,还是用这头呢?”

  男人女人的力量悬殊太大,饶是每天健身的楚宁陷入了这种地方才知道自己手无缚鸡之力,谁都能压着她没法动弹。

  “放了你也可以,给我舔舔,舔的舒服了我就考虑放了你。”说着他直起身子,把下身往楚宁脸上凑。

  他一把扫掉桌上所有的东西,让人把楚宁死死的按在桌上,拿着酒瓶底就要捅进她下身。

  沈君瑜冷漠的眼神落在楚宁身上,她被压在桌上,头往后仰着,布满了眼泪,一双眼睛毫无生机,曾经他看一眼就心神荡漾的秀发乱成一团没了光泽铺散在地面上。

  外面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沈君瑜走过去脱下西装裹住一动不动的楚宁抱在了怀里。

  这种姿势,中行转债浑身都累,可一路沈君瑜动都没动一下,陈新看在眼里,心想这个阿宁绝对不一般。

  沈君瑜把楚宁带回了他在半山的别墅,她睡的很熟,一直到他把她放在床上才醒。

  眼睛一睁开看到是他,楚宁警惕的爬了起来缩到床头,西装落下,她裸着身子,又抓住被子挡住自己,满身防备。

  可他又怎么知道,她的骄傲都是楚家小姐的身份温宠出来的,现在的她是人身自由都被限制的蝼蚁,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在男人身下,去哪里骄傲去哪里自信?

  她眼底的隐忍是对他莫大的讽刺,她怕是不想再回到那种地方去,所以想攀附上他。

  楚宁心如擂鼓,情爱的经历她只有一次,还都是沈君瑜主控的,完全放手让她来,她根本不知道从何下手。

  直到她这撩拨人的蜻蜓点水落在他锁骨的时候,他拉下裤子拉链,按着楚宁的头压了下去。

  楚宁是个聪明的学生,她刚被沈君瑜开发过的身体有着无穷的潜力,弄的他欲仙欲死。

  这一晚他意外的没有蛮狠的掠夺她,吻她很慢,大掌落在她雪白的身体上像抚摸着一件艺术品。

  最初的疼涨慢慢消失,她被他带到巅峰又倏然落下,一整夜酣畅不息,直到天明。

  别墅里有十几个佣人,各司其职,从来不多说一句话,除了贴身照顾楚宁的小花还有沈君瑜留下保护她的陈新。

  所有的日用品和她的衣服首饰包包都是新送来的,楚宁去看了,都是她用惯的牌子,衣服都是当季最新款,一只包最便宜的都好几万。

  “爷是真心疼阿宁小姐的,他从来没带别的女人到家里来,别说给她买东西了。”

  “嗯,喜欢。”她是要依附沈君瑜的,或许还能靠他查出那份改变她人生轨迹的亲子鉴定真伪,哪怕看到爸爸一眼也是好的,所以她最近格外的听话。

  他每天晚上都会回来,虽然有时候楚宁都睡着了,但是依旧是被他吻醒,眼还没睁开就被进入,像在梦里坐着一艘巨轮,在海上浮浮沉沉。

  这具身体和他极为契合,是他开发的,他望着挂在自己腰间被抵在墙上迷乱的小女人,满眼深沉。

Tags: 中行转债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412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