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大奖体育 > 白山新闻 >

“李宗会”不是你的真名——白山市公安局抓获

2020-04-09 07:26白山新闻 人已围观

简介上半年经济数据不许动,我们是警察!时隔24年,刘某凯做梦也没想到当他再次听到熟悉的家乡话时,竟然是这句线年的逃亡生涯。 1994年2月13日,正月初四,当人们还在欢度新春佳节时,当时的八道江...

  不许动,我们是警察!”时隔24年,刘某凯做梦也没想到当他再次听到熟悉的家乡话时,竟然是这句线年的逃亡生涯。

  1994年2月13日,正月初四,当人们还在欢度新春佳节时,当时的八道江区公安分局报警电话铃声骤然响起,在新建街矿务局家属楼附近有人发现一具女尸。警方立即出警赶到现场,女尸被包裹在麻袋中,颅骨粉碎,现场惨不忍睹。根据现场勘查,警方发现这里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随着侦查的不断深入,警方确定死者名叫小琴(化名),由于和刘某凯的姐姐发生债务纠纷,被刘某凯(时年29岁,无业)杀死在其姐姐家中的卫生间内,后抛尸至此,从此刘某凯不知所踪。

  时间的车轮在不断的向前滚动,当年的八道江区公安分局已经在体制改革中发生变迁。当年的办案民警、法医有的已经退休,有的调离岗位,有的甚至已经离开人世。然而每个人在离开时都会把卷宗郑重地交给下一代民警,告诉他们还有一份冤屈在等待他们来洗刷。这本卷宗被一代又一代的民警翻阅,家庭走访、人口调查、信息比对,24年间,白山公安从未放弃对刘某凯的追踪,用尽各种办法调查取证,然而刘某凯却好像人间蒸发一样,毫无音讯。

  2018年6月,吉林省公安厅开展了“全省命案积案百日会战”。会战开展以来,省公安厅高度重视,将全省命案积案嫌疑人员的指纹信息纳入到公安部全国指纹信息库内进行比对。在比对过程中,发现一位名叫“李宗会”的男子1998年曾在山东省日照市因盗窃入狱,而他的指纹恰恰和当年从白山潜逃的刘某凯指纹极度相似,省公安厅立即指示白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开展侦查工作。

  在得到该线索后,白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立即将情况上报至白山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姜云波、副局长张世琨指示刑警支队立即组织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工作,同时调取当年卷宗,将参与过侦办此案的民警召集进行全面研判,要求速破此案。

  按照省公安厅指示,白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立即对“李宗会”展开调查。通过户籍信息比对,发现在日照市共有21位名叫“李宗会”的男子,在对每一个人的信息进行综合分析后,竟没有一人符合刘某凯的身份信息条件。“李宗会”真的是刘某凯吗?会不会当年上传的指纹信息有误?

  为了核实“李宗会”的身份信息,刑警支队决定派专案组前往山东省日照市开展落地核查工作,并派出指纹专家前往日照市公安局,通过当年采集的指纹底卡信息,进一步对指纹结果进行核对。

  8月5日,由白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重案大队副大队长唐兴国带队,率领指纹专家奚绮、民警徐达、顾宇四人组成的专案组一行踏上了前往日照的行程。“只有一条指纹信息,其他一切都是未知数,前方道路会怎样,谁也说不清。但是这是24年来我们追踪到最好的线索了,我们绝不能放弃!”唐兴国对专案组成员说道。

  8月6日18时,经过30个小时的长途跋涉专案组抵达日照市。看着这座拥有近300万人口的陌生城市,面对眼前的茫茫人海,20年过去了,刘某凯还会在这里吗?

  8月7日一早,专案组来到日照市公安局,指纹专家奚绮在这里调取出了“李宗会”的指纹信息,只一眼,“就是他!”奚绮一口断定“李宗会”就是当年杀人潜逃的刘某凯。“这么多年来,只要我见过的指纹,我都会将刘某凯的指纹与其进行比对,他的指纹早已经深深的印刻在我的脑海中。”50多岁的奚绮终于将憋在心中多年的话说出了口。

  指纹的比对成功让专案组为之振奋,但是当专案组对“李宗会”1998年盗窃作案被捕时所留的身份信息进行核查,却发现除了“李宗会”入狱时的照片、捺印的指纹是真实的,其他一切都是虚假信息。这究竟是一宗怎样的案件?当年都发生了什么?

  要想知道当年的真相,那就只能从当年的卷宗和办案民警入手。专案组当即来到当年侦办此案的日照市公安局东港分局刑事侦查大队,希望在这里寻找到当年的办案民警。然而却发现20年过去早已物是人非,根本找不到当年参与侦办此案的民警。专案组又根据案件信息中记录的“李宗会”居住于“西某村”的信息,到属地派出所翻阅户籍底卡,然而却仍然没有发现“李宗会”这个人。

  看来要想获取关于“李宗会”更多的身份信息,只能从当年的卷宗入手。在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法院,专案组翻开了那本尘封了20年的卷宗,卷宗中记录“李宗会”在1998年3月与梁某、齐某、杜某、焦某等人因盗窃罪被羁押在日照市看守所。卷宗中还附有一张名为“李宗会”的身份证复印件,由于当时落后的印刷技术,身份证复印件上无法看出其容貌,但是可以看到当时他的户籍地与卷宗中记录的实际居住地不同。除此以外,卷宗内留下的所有关于“李宗会”的亲属信息均为虚假。于是专案组立即来到户籍地属地派出所,在这里专案组对当年的户籍底卡进行全面筛查,却仍然没有发现关于“李宗会”的任何信息。

  “李宗会”究竟是何人?刘某凯又在哪?他俩之间存在着何种关系?太多的疑问萦绕在专案组成员脑中,只有解开这些疑问,才能找到他的真实身份。

  8月8日,专案组再次来到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法院,对“李宗会”当年的卷宗再次分析,希望可以从判决书中找到“李宗会”当年的服刑监狱,以此来获取到更多关于“李宗会”的信息。在附卷中,一张判决书和诊断证明书进入专案组视线日,“李宗会”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监外执行。诊断证明书上显示“李宗会”肢体患病,被保外就医。

  监外执行意味着“李宗会”根本没有进过监狱,而那张诊断证明书将专案组指向了另一个侦查方向。当天下午,专案组来到日照市人民医院,然而上世纪的病历档案没有电子存档,需要人工翻阅纸质版。面对数万杂乱无章的老旧病历档案,想从中找到一份病历无异于大海捞针。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也不能放弃。在翻阅了数万份的老旧病历档案后,“李宗会”的名字并没有像专案组预想的那样出现。专案组请求院方联系到当年的诊断医师,然而20年过去了,当年的诊断医师对“李宗会”这三个字毫无印象,线索再次中断。

  几条线索陆续中断,专案组再次把目光聚集在“李宗会”当年的卷宗上。既然“李宗会”曾被羁押在日照市看守所,那么当年的办案民警和监管民警、狱医就应该和他有过很多接触,专案组决定沿着这条线日,专案组来到日照市看守所,而恰巧当年的办案民警张警官正在看守所任职。但是当专案组向张警官询问当年“李宗会”的案件信息和监外执行情况时,张警官已经想不起来相关信息。在日照市看守所的档案室内,专案组找到了“李宗会”当年的入狱登记信息,根据登记信息专案组联系到了当年的监管民警和狱医。但是20年过去了,时间带走了他们太多的记忆,已经没有人能说的清“李宗会”当年被肢体患病的原因和监外执行情况。当年的看守所所长隐约记得在“李宗会”监外执行期间,他曾去进行回访,村民告诉他“李宗会”已经不在西某村居住。由于当时基础信息建设不够完善,根本无从核实“李宗会”真正的住址。

  一次次燃起的希望被一次次扑灭,站在日照市看守所的门外,专案组成员思绪万千。20年前“李宗会”是怎样从这里离开的?他是肢体患病到什么程度?他现在还活着吗?他在哪里?重重迷雾萦绕在“李宗会”的身上,前方一片迷茫。

  “我们要让尘封的档案说话!”“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只要我们没看到他的死亡证明,那么他就活着,我们就必须将他绳之于法!”专案组态度坚决。

  8月10日,专案组来到日照市民政局,对1998年至2018年20年间的死亡登记信息进行查询,然而“李宗会”的名字并没有出现在其中。

  从得到“李宗会”的指纹信息,到翻阅老卷宗,查找户籍底卡,搜寻病历档案,联系当年办案民警,数天下来,专案组得到的关于“李宗会”的信息微乎其微,但是在这细微之中却似乎有一个核心。“李宗会”的卷宗中记录他曾居住在西某村,同案人员也居住在西某村,当年的监管民警回访也证实他曾在西某村居住,这些都将线索指向了一个地方——西某村。专案组再次回到了线索的起点,来到了西某村属地派出所。在当地警方的带领下,专案组来到了村委会。该村在2011年由于城市规划建设整体拆迁,上半年经济数据人员居住分散,专案组抱着一丝希望找到了村里的老户。几位老户再次辗转联系到了当时与“李宗会”同案犯梁某的父亲,老人见到“李宗会”照片时,认出他曾住在西某村,但是现在身在何处老人无法说清,而与之有关联的梁某也已经去世多年。

  终于找到了“李宗会”一丝踪迹,那围绕在“李宗会”身边的重重迷雾中似乎隐隐透出一丝光亮。既然“李宗会”在这个村内生活过,那一定还有其他人和他接触。可现实再一次将专案组的希望打碎。西某村实在是太大了,紧邻着日照市政府不谈,区域内国际金融中心、商业大厦摩肩接踵,仅小学就有几所。专案组站在村委会门前,手机查询显示附近餐饮宾馆共有1700余家。

  专案组在城市的钢铁丛林中一点点摸索找寻着当年村落乡屯的踪影。辗转反复、几经周折,一条线索终于被专案组成功捕捉。“李宗会”还活着,而且就居住在城郊结合处的一村庄内,一直靠四处打工维持生活。这个消息如同一阵清风,把围绕在“李宗会”身边的迷雾慢慢吹开,那正义的曙光正在穿透层层迷雾照亮这个世界。

  根据掌握的“李宗会”现住址,专案组连夜与当地警方制定抓捕计划。“李宗会”现居住于城郊结合处一平房内,该区域地形复杂,巷道纵横,人员杂乱,且有他人与其共同居住,贸然抓捕极易打草惊蛇,甚至让其逃脱。苦苦追寻了24年,绝不可以在最后时刻功亏一篑。经过反复斟酌,专案组决定在第二天“李宗会”外出的路上设伏,伺机抓捕。

  24载的追踪,肩负着几代白山刑警的重托,就在这一刻,死者的冤屈要得到洗刷,家属的伤痛要得到安慰,正义的利剑就要挥下。天网已经布下,只待猎物入网。8月11日6时20分,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入路旁加油站,车辆刚刚挺稳,在此潜伏多时的专案组成员一拥而上,将坐在车上的“李宗会”控制住,此时的“李宗会”根本没有想到是白山警方从天而降,而一再的反抗,企图逃脱。然而当他听到“不许动,我们是警察!”那熟悉的家乡话时,他不再反抗,绝望的闭上了双眼,他编织了24年的“李宗会”身份彻底破碎。当警方讯问他姓名时,那个已经被他丢弃了24年的名字再次从他口中出现,“我叫刘某凯。”

  1965年出生的刘某凯自幼父母双亡,家中无人管教让他走上了犯罪的道路。1986年,刘某凯在原浑江市三岔子区因盗窃被抓入狱。出狱后的他仍然游手好闲,不务正业。1994年2月13日,因为小琴与其姐姐的债务纠纷,刘某凯将其残忍杀害。在那个没有监控视频、没有实名登记的年代,给他的出逃创造了机会。他深知如果在白山他一定会被警方抓获,只有外逃才能有一线日,刘某凯从白山市辗转到了日照市。在日照市他开始给自己重新定义一个身份,声称自己叫“李宗会”。然而身无所长的他根本没有固定经济来源,而为了躲避警察的追捕他更是东躲西藏,居无定所。生活的窘迫让他操起了“老本行”,又开始了偷盗生活,在1998年3月再次被抓入狱。在看守所内他通过自残的方式骗取到了监外执行的权利,而此次入狱他发现“李宗会”的身份完全可以隐瞒当年他杀人的犯罪事实,这让他从此放松了警惕,他甚至幻想自己可以以“李宗会”的身份一直生活下去,逃脱法律的制裁。然而当他听到白山警方那一句“不许动,我们是警察。”他的幻想彻底破灭了,让他从“李宗会”回到了刘某凯。

  8月15日,在白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门前举行了热烈的欢迎仪式,迎接专案组凯旋。追踪24年,历经11天,千余公里,白山公安成功告破“1994·2·13”杀人案,打响了白山公安在全省命案积案攻坚战中的第一枪。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时间可以带走人们的很多记忆,但是带不走死者的冤屈,抚不平亲者的伤痛,更不可能改变警察的初心。面对侦查过程中的重重阻碍,他们说即使有一万个放弃的理由,但是只要有一个坚定的信念,他们就会继续追寻下去。

Tags: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400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