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大奖体育 > 白山新闻 >

吉林靖宇全县所有官员向县委书记行贿前前后后

2020-05-10 03:23白山新闻 人已围观

简介安信证券程定华自2003年1月28日上午9时开庭,直至下午3时宣判,这起震惊全国的县委书记受贿案,在吉林市中级法院刑一庭公之于众。人们惊诧于李铁成吉林省靖宇县原县委书记胃口之大:10年前,他...

  自2003年1月28日上午9时开庭,直至下午3时宣判,这起震惊全国的县委书记受贿案,在吉林市中级法院刑一庭公之于众。人们惊诧于李铁成———吉林省靖宇县原县委书记胃口之大:10年前,他出任靖宇县县长时,全部家资不过3万元。

  抗日英雄杨靖宇的牺牲地,至今仍未摆脱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1999年———李铁成任靖宇县委书记的最后一年里,该县可支配的财政收入约1920万元。但就在此一年中,李受贿近44万元,相当于当年财政收入的2.29%。

  而本案更受人关注的是,送礼者分布在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县政协机关各个部门,以及基层乡镇机关、省直、中直企业等100多个单位。如果拿着靖宇的电话号码簿与送礼人名单核对,会发现几乎没有一个单位“漏网”。

  公诉方吉林市检察院《侦结报告》表明:向李铁成行贿者有162名,其中副科(局)级54人,正科(局)级75人,县处级33人。最终,法院认定了其中115人的行贿事实,包括靖宇县现任人大主任王德信(7000元);县委副书记、县纪委书记闫玉兰(4000元);常务副县长万希先(1.9万元);政协副主席、统战部部长车某某(2.8万元)。其余两名县委副书记、五名副县长,以及县财政局局长、审计局局长、劳动局局长、人事局局长乃至县司法机关的负责人,均“榜上有名”。

  而现任县委书记、李铁成在任时的县长纪德平,也在1991—1996年任县领导期间,为“感谢推荐”,送给李铁成人民币2.25万元。在115个行贿人中,纪所送的金额位列第十。

  稍涉靖宇官场的人,都知道“黑老铁”是李铁成的外号。所谓“黑”,不仅因为他肤色偏重,更指其内心贪欲;而“铁”字,则把靖宇县这位前“一把手”的强权手腕描述得清清楚楚。

  李铁成的权威,来源于他在县城做15年主要领导、6年半“一把手”的经历。1994年,李铁成担任县委书记后,就开始了仕林皆知的“一把手工程”———对于各部门的“一把手”的任命与使用,只能由他“钦定”。全县各单位的负责人很快明白:不给李书记“上货”,会有怎样的后果。

  法庭陈述中,李铁成描述了自己谋权的方式:一是掌控干部的平级调动。由于各部门的条件有别,为了得到一个理想的岗位,不少人千方百计对他进行“感情投资”。二是为下属“保官位”。部门条件好的人不想动位子;部门条件一般,也已“人合衣、马合套”,不想被他人顶替,李铁成就是最好的“保护伞”。三是县级干部的聘用。靖宇干部的活动原则是“城乡双向变位”,一些干部在乡镇干得不错,就会被调入县城,县里也会把出色的年轻人提拔到乡镇当领导。在这样的互动中,一些干部为了自己的长远利益,也想到给李铁成送钱打点。四是向市里推荐干部,这是县委书记的职责之一。最后则是表扬、表彰、奖励。对一个干部来说,这也牵涉到他的政治前途。

  吉林省监察厅提供的材料表明:在李铁成掌权的6年半时间里,共调整干部840余人次。而靖宇县的副科(局)级以上的公职人员,一共只有400余人。“小调月月有,大调每季度一次。”每次调干之前,李便会放出风来,送礼者就蜂拥而至。据统计,法院认定的115名行贿人中,感谢提拔者不下60人,感谢由乡镇调回城者十多人,感谢保留官职者7人。其余则分别因推荐、重用、为家属安排工作等原因行贿李铁成。

  在靖宇长达30年的工作经历,让李铁成“几乎闭着眼睛都能说出每个干部的特点”。对于送礼者的目的,他更是心知肚明:“应该说,这些人的感情铺垫、投资,目的就是要求得到我的提拔、重用,都是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得到满足。”

  “人们送了数额不等的礼金——从几百元、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他回忆说,“开始时我也有不收钱的想法,但我住的平房特殊,我在屋里不收,他们就放在了窗台上……”

  此后,李铁成收礼“几大日子”在靖宇县流传开来:逢年过节、子女婚礼、母亲去世、李本人住院等。据检察机关的调查,1993年—1998年间,他利用三个子女结婚之机,共收下属47名干部及某企业23.5万元;1995年,他生病住院时,收取19名干部及某企业贿赂3万多元;1992—2002年春节、中秋节,共有106名干部向其行贿90多万元。

  “选择在这些时候送礼,送者理由充分,收者心安理得。”一位曾给李“上过货”的官员说,“特别是对于一些陌生人,选择这个时机也不觉得尴尬。”1995年后,这种风气发展到每至春节前一周,李和其妻子徐某就坐在家中等“买官钱”。徐也因此得到了个外号———徐大划拉。

  “我始终认为送礼可以沟通人的思想感情,促进交流,能融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案发后李铁成忏悔说,“但事实上,现今社会的礼尚往来已经变了味。首先,它已成为少数人谋取利益的一种手段———有些人但凡有求于他人,就想送礼,不送就担心办不了事;其次,它恰当地融合了商品经济中的交换原则,送礼人根据所办事的大小来确定礼金的数目;再次,礼尚往来已经从一种个人交流形式渗透到了生活中的多个方面,从经济到政治领域都无所不在。我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就是没有认识到送礼的危害性。”

  而在行贿人的眼中,李书记还算个“讲究人”。在收人钱财之后,一般都能满足送礼者的心愿。如果靖宇县范围内安排不了,也会把你推荐到外地任职。现任白山市纪委办公室主任的胡某,在靖宇任职期间,就曾贿赂李铁成3.3万元;而江原县副县长李某,也曾为感谢职务调整及重用,送给李铁成2000元。

  2月13日,当本报记者走进靖宇地界时,李铁成受贿案仍是这里的热门话题。几乎人人都能描述出李被捕的经过:2002年8月,吉林省检察院将皇封参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穆乃翰抓获归案。此人涉嫌贪污罪、挪用公款罪一直负案在逃。侦查中,办案人员发现白山市政协副主席、市委统战部部长李铁成在靖宇县任职期间,涉嫌收受巨额贿赂,遂于9月17日对李铁成立案侦查。在李铁成的家中,检察官不仅搜出了大量现金和12个存折,还拿到一个小本子———这是李对行贿者名单和数额的“全记录”。

  2002年9月下旬,吉林省检察院与省纪委调查组进驻靖宇县宾馆。很多干部们因此吓得睡不着觉。几天后,前来交待问题的人排成了队。

  县民政局局长曹鹏飞曾向李铁成行贿1.7万元。2月14日上午,当记者来到民政局时,这个单位空无一人。同样回避的还有县财政局局长井晓明。他为感谢提职,共送给李铁成款物折合人民币3万余元。

  在县残联,本报记者见到了理事长吴铁杰。这位一腿稍跛的中年男子,为感谢提职以及李铁成为其子安排工作,共向李行贿13万元。在所有干部中,他是行贿数额最大的一个。

  吴铁杰拒绝回答记者的其他问题。但在烟雾中沉默了半分钟后,他说,“当初省里来调查此事情时,曾向我们承诺:只要在7天内主动交待问题的,‘一般不追究责任’,后来又说‘一律不追究’。”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靖宇县没有任何官员因行贿李铁成受到处理,包括党纪政纪处分。

  对于尚未受到处分的原因,县人事局局长朴德有认为:“如果这100多人都被拿下,靖宇县就垮了。”

  但“一律不追究”的说法遭到了吉林省有关部门的否定。知情者透露,只是暂缓处理罢了。省监察厅有官员告诉记者:依据法律,行贿5000元以上者就应追究其责任。

  面对“为什么要给李铁成送礼”的问题,朴德有告诉记者,一方面是因为李曾多次“点拨”他们:“你们都是我的部下,在工作方面难免出差错,这正需要我的关照。”另一方面,李任职期间,送礼已经成为靖宇的一种风气,大家都送,不送反而不正常。

  “给上面送礼是中国官场的一种风气,尤其是给‘一把手’送礼,因为他手里有实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对于我来说,谁给我权力,我就要对谁负责。我的权力是李铁成给的,所以我要给他送礼。”

  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郭嘉山则认为,他送给李铁成的7600元,是出于一种“礼尚往来”。在这片黑土地上,迎来送往给红包是正常现象。

  但当地人也对干部们的“礼尚往来”表示怀疑。“靖宇县这种风气确实盛行,但随礼一次最多不会超过1000元。”一位出租车司机说,“如果谁送了1000元以上,那说明他有求于人。”

  一名退休干部称,在这个国家级贫困县里,普通干部的月薪只有六七百元,科(局)级领导不过1000元。而这动辄数万十几万元的礼金,又来自何处呢?

  本报记者也提出就李铁成案采访现任书记纪德平,但他以“不在本地”为由拒绝会面。

  靖宇县委宣传部部长郭嘉山告诉记者,他们正在为消除李铁成案件的影响而努力。“今年春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我县9位常委就如何搞好廉政工作,开了7个多小时的会议。”郭嘉山说,“县里确定了10条加强廉政的工作方针。其中重点强调:领导干部家举办婚丧嫁娶等活动,安信证券程定华要报县纪委批准,并严格控制规模。”

  另外,一次全县400多名副科(局)级以上干部参加的廉政会议,拟于近日召开。会议主题是“不怨天尤人、振奋精神、吸取经验教训、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另据县纪委一位副书记介绍,现任的县主要领导已经把年节作为自己的“廉政关”。今年春节前一周,县委书记纪德平就把手机关掉,家门紧闭,想送礼也找不到人。

  但中央党校教授王贵秀认为:如果不建立有效的权力监督机制,尤其是对“一把手”权力的监控,李铁成之流仍会出现。靖宇县纪委一位官员直言,在李铁成时代,县纪委对他根本起不了监督作用。这也正如李本人在《悔过书》中所写的:“钱是送给县委书记的,不是送给李铁成的。换成孙铁成,他们也照样送。我调任白山市任政协副主席后,虽然职务升了,但由于失去了县委书记的权力,原来的下级干部也没有给我送钱了。”

  吉林靖宇县查出全县科处局级干部全部行贿事实(2003/02/10 00:38)

  南方都市报:可否建立公职人员行贿曝光制度(2003/02/16 12:59)

  江南时报:“送礼”与“行贿”间的灰色地带(2003/02/13 16:50)

  广东吴川3名镇干部为当选副镇长疯狂行贿受查处(2003/02/13 16:17)

  南方体育:龚建平案中的行贿者很可能不追究(2003/02/10 21:32)

  广州公布十大行贿案 建筑领域排行贿犯罪首位(2003/01/28 04:04)

Tags: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677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