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bydata.com

当前位置: 大奖体育 > 松原新闻 > 松原齐氏兄弟系列杀人案相继谋害了18条人命…

松原齐氏兄弟系列杀人案相继谋害了18条人命…

时间:2020-03-2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点击:
前郭县,又称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是吉林省唯一的蒙古族自治县,位于吉林省西北部, 松嫩平原南部,隶属于吉林省松原市,县城与松原市共处一城,是松原市政治、经济、文化

  前郭县,又称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是吉林省唯一的蒙古族自治县,位于吉林省西北部, 松嫩平原南部,隶属于吉林省松原市,县城与松原市共处一城,是松原市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但是,从1998年起,这个县城便笼罩在一种恐怖之中。这年,前郭县发生了一起惨案,县公安局及松原市公安局为这一起案子是绞尽脑汁、奔波劳累,而更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起案件,仅仅只是一系列案件的开始而已!

  1998年1月17日傍晚,前郭县繁华的商业中心市场关门闭店。在一楼卖都由的个体业主王兴光收拾好摊床,拎着刚买的干豆腐和油饼匆匆往家走。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身后有两双阴鸷的眼睛在寸步不离地盯着她。

  王兴光一家三口,住在前郭镇育才派出所管内,县林业局家属楼五单元六楼,爱人王连生是做运输的个体户。夫妻俩在党的富民政策下,凭力气靠双手勤奋挣钱,很快成为小镇的富裕户。他们的女儿王晶是前郭县三中一年级学生,聪明漂亮。想到女儿,王兴光不由加快了脚步,回到家,她看女儿王晶正在写英语作业,便像平常一样下厨做晚饭。

  王兴光不假思索地打开门,只见进来一高一矮两个人,到屋里看了一圈暖气,说没问题。那个矮个拿出一个笔记本,让王兴光签字。王兴光走进卧室拿起笔正弯腰要写时,矮个“嗖”地亮出一把匕首,从后面逼住了她的脖颈,凶狠地说:“别动!我要钱!”

  “我。。。我没钱!”“没钱就杀死你!”在歹徒的威逼下,王兴光告诉他皮包里有钱。歹徒从她的皮包里翻出了5000元钱和一个4万元的存折,问清姓名、密码和储蓄行后,歹徒顺手操起她家电风扇罩,猛地将王兴光头蒙住,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绳索将她倒剪双臂,勒死在卧室。

  在女儿王晶的房间,另一名歹徒对这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同样完成了凶残的一幕。孩子作业本最后一笔划出了一道长长的线,成为生命的休止符。

  两名歹徒又翻出了部分金银首饰,然后,为转移公安视线,特意在孩子笔记本上写上“长春”二字;为使人最大限度晚发现现场,又故意把钥匙别折在插孔内,乘夜色逃之夭夭。

  县公安局接到报案,公安局长任剑波带领侦查员立即赶赴现场勘查。在未获得有价值线索情况下,成立专案组开展侦破工作。他们先后走访了王兴光的邻居、亲戚、朋友、经商伙伴、家庭成员和社会关系及其丈夫的朋友、女儿的同学近千人,审查了70余人,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但案件毫无进展。

  1998年9月2日,前郭县商贸小区内山丹房屋开发公司的一居民楼内,在中心市场卖鞋的于岩松、张佳丽夫妇俩也许是昨天站了一天的柜台太疲倦了,已经8点多钟了,两人还沉浸在梦想中。可他们无论如何也未想到,一场灾难正慢慢向他们袭来。

  “你们找谁?干什么的?”于岩松问。只见屋外站着长相较为相似的两个人,那两双泛着贼光的眼神让于岩松产生了几分怀疑,可当二人说是水暖公司的,并称过一阶段就要供气了,公司派他们来检查暖气是否漏水时,于岩松的积分警惕性很快消失。

  可等两人进屋后,立刻凶相毕露,没几下子,夫妻俩就被控制了,但于岩松也弄伤了其中一个歹徒的手臂,几滴血落到了地上。

  1998年9月4日下午,县公安局又接到报案:前郭县胜利派出所管内,山丹居民住宅楼C楼7单元5楼居民于岩松及其爱人张佳丽,被一伙歹徒用绳子勒死在室内,抢走手机、金首饰、部分现金及存款。孩子当天去姥姥家串门,得以幸存下来。

  警方赶到现场,于家夫妻的尸体已经高度腐烂。侦查员走访查明,于岩松夫妻也是中心商场个体商贩。9月2日上午10时,于岩松约好与商场同行一起到沈阳五爱市场进货。可是那天到点别人都上车了,就差他一个人没来,朋友们打电话、打手机、传BP机,一概没有应答。“时间就是金钱”,大家急着走了。谁也没有想到此时于家夫妻已经被害死在家中。3日,大家回来后还是没发现他们两口子;4日,他家雇的服务员往他家打电话没人接,于是,分别往男女双方父母家打电话,也没有。父母着急了,他们找遍儿女的朋友家,都没有。这时,于岩松所居住的楼道里出现一股难闻的异味儿。有人说,人是不是在屋里呀!于是,大家上到楼顶,把绳子拴在一个人腰上,从楼顶慢慢放到于家窗前,此人踹碎玻璃,往里一看,发现两口子遇害。

  在现场勘查的技术员小心翼翼地提取了滴在地上的少量血迹,检验为B型。这说明被害人和歹徒进行了搏斗。经查,于家夫妻未受伤,那么这B型血迹必定是犯罪份子所留。

  另一组侦查员经走访群众又查明,9月2日,也就是案发当日上午10点,一男青年去前郭县农行储蓄所持张佳丽的存款折取款。此人瘦小个、刀条脸、小眼睛、单眼皮、高颧骨、黑皮肤,带白色眼睛,当地口音,穿一个灰蓝焦衫,填两张2万的取款单,共取走现金4万元。那么,这个取款人极可能就是犯罪分子!

  于是,侦查工作围绕着被害人的接触人员展开走访调查。挖熟人熟情,打前科劣迹,查犯罪团伙,检嫌疑人血型,对比嫌疑人字迹,但始终未有振奋人心的消息……

  但犯罪分子的杀戮并没有停止,1999年2月11日,农历腊月二十六,又一个要过大年的时节,前郭县中心市场的商贩孙良才和妻子孙艳晚上在家,六点多有人敲门,孙良才问:“谁啊?”“查暖气的,看看有没有漏水的现象!”孙良才没有怀疑,打开门后,见来人有三个,进屋后开始检查。眼看就要完事了,突然,门响了,原来是孙良才的儿子孙德宇回来了,本来就要检查完的三个人,互相看了看其他两个人,突然对孙艳和孙德宇说:“两位跟我来屋里看看,这里还有点小毛病。”

  孙艳和孙德宇进了屋没多久,突然传出来了惨叫声,孙良才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把匕首已经按在了他的脖子上...

  又一起血淋淋的案件发生了:晚6时至7时30分,育才派出所管内,清真寺胡同鸳鸯楼一单元二楼居民孙良才(中心市场商贩)和其爱人孙艳,18岁的大儿子孙德宇遇害,抢走手机、BP机、金首饰、部分现金及存折。

  第二天,在姑姑家玩了一天一宿的孙家小儿子孙德雪回家叫门,连喊了两声爸妈,无人应答。他打开门一看,立刻被眼前的场面惊呆了,父、母、哥分别倒在三个不同房间的血泊中,家里门柜大开,一片狼藉。吓得孙德雪大声哭叫,引来邻居围观,情急中,有人拨打110,有人拨打120。

  孙家的大儿子孙德宇警校读书,已经在镇派出所实习了,居然也被歹徒残忍杀害。

  自1998年1月至1999年2月,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前郭镇中心地点连续发生三起入室抢劫杀人的特大恶性案件,共杀死7人。前郭县城笼罩在黑云压境的恐怖气氛中。人们谈案色变,惶惶不安,千百双焦虑、期待、渴求、埋怨甚至愤怒的目光射向公安机关。

  松原市委、市政府、前郭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多次指示要抓紧破案。吉林省公安厅派员亲临现场指导破案,市公安局周峰局长、主管刑侦的邱金生副局长也来到前郭县坐镇指挥。

  面对血腥的现场和被害人家属的眼泪,县公安局局长任剑波和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吴宝臣不仅心急如焚,更是惭愧地无地自容。虽然一年里他们摸爬滚打在刑警队,和老婆孩子聚在一起的日子屈指可数,可破不了案子,仍然是上对不起党和政府,下对不起人民群众。他们向党和人民立下军令状:不破此案,决不收兵,坚决同这伙穷凶极恶的歹徒斗到底。

  侦查员调查得知,案发次日上午,一男青年持孙守良的存折到储蓄所支取现金2万元,体貌特征与“98.9.02”案取款人相似。就在此时,警方现场勘查获取一个重要证据,在死者孙守良尸体右上方,有一枚身份证:“董喜侠,女,汉族,1958年10月24日生人,住址黑龙江省肇东市跃进乡朝阳村华起富屯。”经详细辨认调查,此证件人与被害人家无任何关系,可能是犯罪分子在现场的遗留物。于是,警方立即派出精干警力赴黑龙江省公安厅调查此身份证持有者。案件似乎露出了一丝曙光!

  很快,董喜侠的身份就被查清了,她居然是一个已死之人!警方又继续查,发现董喜侠跟着自己老公吕洪发来到前郭县,没想到不久就病死了,董喜侠被火化后,她的身份证被放在她的骨灰盒底下,但后来居然就没有了。警方又查到,刘某后来和一名姓修的女子姘居,但过了两年修某就奇怪的失踪了,很快她的尸体就从城郊的小河中被发现了,但经过调查,吕洪发虽然涉嫌杀害修某,但和一系列的灭门杀人抢劫案没有关系。这条线索又断了!

  就在警方拼命查找线索的同时,孙玉良的BP机突然开机了,这个BP机一会儿出现在长春,一会儿又到了吉林一个油田的附近,紧接着又再次消失在茫茫人海中。警方虽然全力寻找线索,但仍然没有发现BP机的线索!

  就在前郭、农安两县协查办案的过程中,前郭县公安局专案组断定,此案犯就是前郭县人,具体侦查范围依然以县城为主,辐射周边乡镇。接着他们又抽调精干警力,一场大兵团作战擂响了战鼓。

  从8月1日到10月1日期间,严厉打击团伙犯罪,从中找到案件突破口,这期间,公安人员共打掉

  19个犯罪团伙,查处违法犯罪分子达120人。然而,“魔头”和他的同伙依然是漏网之鱼。10月1日至11月,公安人员对外地人口来前郭打工人员进行了又一次的详细摸排,可嫌疑对象依然没有被摸排上来。

  1999年12月16日,位于市邮政局对过的前郭镇育荣房屋开发公司一楼内传出一条爆炸性的新闻,在鸿雁商都楼下经营家用电器的王建民、妻子任艳荣及5岁的小儿子被杀害,家中4000元现金、一部手机、一台BP机及金银饰品被抢走。

  技术人员对“12.16案现场进行了详细认真的勘察,就在他们走进被害人家的卫生间时,看见盛满废纸的纸篓里放着杂乱的手纸,手纸下面放着两张折叠较为工整的报纸,一张为5月12日《中国石油报》,一张为6月8日《工人日报》,上面还写着不规则的钢笔字和一个电话号码。谁能想到就是这两张报纸和一个电话号码,打开了已陷人僵局近两年的系列抢劫杀人案的一个新的局面。民警很快将因上学才幸免于难的王建民的女儿找来辩认这两张报纸。小女孩确定这两张报纸根本不是她家的,后经化验确认报纸上血迹的血型与王家人的血型不符,那么,这上面的血迹一定是犯罪嫌疑人滴落上的。指挥部全体成员立即召开碰头会,决定围绕这两张报纸展开排查,尤其是写在上面的电话号号码,原来这是德惠市的一私人电话,当公安人员说明用意后,对方说他经常与吉林石油集团物业公司江南维修大队工人曲某有生意往来。捕捉到这一线索后,指挥部迅速派人深人该单位,并对该单位的100多职工的亲属进行了详细的调查。找到曲某后,他说这是很长时间以前的事了,上面的字是他在值班时胡乱写上的,至于报纸后来哪去了,他也不知道。公安人员在对该大队的100多名职工的社会关系进行调查当中,一个人的可疑程度很快上升—那便是该大队的女职工张终冬的丈夫—前郭灌区农垦管理局红旗农场农工齐雪松。

  经查,张终冬在大队收发室工作,专案组认为只有她才有可能将两张相隔26天的报纸收集起来带回家中,而她的丈夫齐雪松无疑具有重大犯罪嫌疑。

  2000年1月7日,当公安人员调查齐雪松时,发现其左胳膺小臂上有两处明显的刀伤,这两处刀伤引起了民警的高度注意,在齐雪松解释不明白自己身上刀伤的缘由之后,公安人员提到了齐雪松的血样送到省里检验。

  但就在专案组围绕齐雪松的社会关系进行调查时,他的家人却拒绝配合。但专案组还是发现,齐雪松和他同父异母的哥哥齐雪峰关系密切,当问到张终冬和她的亲属时,他们却全都矢口否认!

  专案组找到齐雪松前妻的姐姐了解情况,对方直接破口大骂:“我妹妹早就跟齐雪峰离婚了,你们找我干什么?”但种种迹象表明,两家人还是有密切的来往。在警方强大的压力面前,他们终于如实交代齐雪峰的种种不正常之处!

  而此时齐雪峰全家已经搬到大安市。据张终冬讲,其大伯哥有手机一部。根据这一线索,民警们火速赶到市移动通信公司,很快获得了齐雪峰的笔迹,在与储蓄所取款的“魔头”的笔迹一对比,几名技术人员惊呼起来,笔迹完全出自一人之手。第二天,拿去长春检验齐雪松的血型结果也回来了,与杀害于岩松现场遗落的血迹血型系同一个人的。1月10日,历史记下了这一天,这是前郭县公安局所有参战民警最为激动的一天。在确凿的证据面前,齐雪松这个杀人恶魔终于交待其团伙的全部犯罪事实。那个长着一双鼠眼、几起大案的主要策划者、杀人“魔头”便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齐雪峰。

  胜利的曙光终于出现了。然而当刑侦人员赶到齐雪峰的住处时,发现齐雪峰已逃之夭夭。

  2000年1月10日晚,250名全副武装的公安民警及武警战士驱车进人大安市,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民警们对市内所有娱乐、休闲场所及旅店进行了搜查。这一次,狡猾的齐雪峰藏进一居民家中,又一次躲过了公安人员的搜捕。1月11日,齐雪峰这个杀人“魔头”如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宁,他预感到自己的末日已经不远了。他乘车从大安市窜回前郭县。前郭县公安局民警经侦查得知,齐雪峰已进人前郭镇内,指挥部立即派人在进城各路口进行堵截,这一次齐雪峰又逃出了公安人员的视野。不过,就在这一天的黄昏,齐雪峰也走近了末日,当吴宝臣等公安人员冲进其在前郭县王府镇的亲属家时,侧卧在炕上的齐雪峰还在估测着自己命运的吉与凶,几名民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抓获。

  就是这个其貌不扬、体重不到50公斤的齐雪峰带着他的同父异母的弟弟、连襟和一个狐朋狗友,为了获得金钱相继谋害了18条人命。据齐雪峰、齐雪松交待:1.17”案系齐雪峰与红旗农场农工冯思国所为;“9.02”案系齐雪峰哥俩作孽;农安县血案的凶手除齐雪峰外另一个是前郭炼油厂的无业人员张宏伟;“2.11”案则是齐氏哥俩与张宏伟三人共同作案;使他们走上绝路落人法网的12.16案系齐氏兄弟二人所为。

  新一轮的审讯工作开始了,隔着铁窗,面对庄严的警徽,齐雪峰这个曾两次人狱、犯下滔天罪行的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思想崩溃了。在交待了前郭县的四起大案及农安县的一起大案的罪行后,他又交待了新的罪行。原来,齐雪峰在前郭、农安作案后,慑于公安部门的强大攻势,作贼心虚,他携妻儿盲目逃窜到河北省唐山市,并于1999年5月末单独人室抢劫,将一对母女打昏,母亲当场死亡。半个月后,齐雪峰又打电话把齐雪松、张洪伟约到唐山,再次入室抢劫,并将屋内熟睡的女主人和她年已花甲的婆婆及一双七八岁的儿女杀掉。

  而董喜侠的身份证则是齐雪峰在火葬场祭拜奶奶时故意带走的并放在现场的,孙良才的BP机也是他故意开机以此迷惑警方视线!但这个狡猾的恶魔现在已经瘫跪在审讯室中如同一滩烂泥!

  “涉及两省三地的系列杀人案告破了!”‘’魔头被抓住了!”这一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出前郭县公安局。一时间,人们奔走相告,任剑波、郭喜文、吴宝臣的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所有参战民警群情激昂,他们感到,终于可以不辱使命,向全市、全县人民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大奖体育

当前网址:http://www.abydata.com/songyuanxinwen/2020/0321/1167.html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