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大奖体育 > 松原新闻 >

松原股份圈钱式IPO 突击分红后募资补流

2020-04-28 11:42松原新闻 人已围观

简介2020深圳公务员选调近日,主要生产汽车安全带的松原股份提交了招股书。这家为国产品牌汽车提供安全带产品的企业,此前被卷入北汽银翔与众泰的债务纠纷之中,大量货款无法顺利收回。而松原股份的...

  近日,主要生产汽车安全带的松原股份提交了招股书。这家为国产品牌汽车提供安全带产品的企业,此前被卷入北汽银翔与众泰的债务纠纷之中,大量货款无法顺利收回。而松原股份的下游——整车市场销售低迷,其主要客户宇通客车、福田汽车2020年来的产量均出现大幅下降。

  下游整车市场萎缩,本该备足粮草准备过冬的松原股份却在申报IPO前频繁分红,到2019年末公司累计分红逾2亿元。2020年1月份,松原股份还通过了一笔2500万元的分红方案,而招股书显示,到2019年末,松原股份的货币资金仅有255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松原股份的实际控制人是胡铲明家族,胡铲明与其妻沈燕燕以及其子胡凯纳合计持有松原股份89.29%的股份,同时胡铲明和胡凯纳还通过明凯投资间接持有松原股份9.11%的股权。胡铲明、沈燕燕和胡凯纳三人直接和间接合计持有松原股份98.39%的股份。在大量往实控人家族分红的同时,松原股份却拟募集8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想买车的差不多已经买了,换车的人喜欢中高端车型,新能源车又有很多优惠,国产品牌燃油车越来越难卖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汽车销售对《投资者网》表示道。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的数据也证实了汽车销售端的感受,2019年国内乘用车销量为2144.56万辆,较2018年的2370.98万辆减少了226.42万辆,下降幅度为9.55%。在汽车销量整体下降的同时,不同车型的销量也出现分化。合资车、高端进口车型销量依旧稳健,而国产品牌车型销量下滑明显。

  招股书显示,松原股份是为上汽通用五菱、宇通客车以及福田汽车生产安全带、安全气囊及座椅总成等产品的供应商。其产品主要应用在五菱宏光、宝骏、哈弗以及宇通全系客车等车型上。

  上汽通用五菱长期以来都是松原股份的第一大客户,2019年为松原股份贡献了近20%的收入。在乘用车市场萎缩的情况下,通用五菱近年来也在逐渐压缩产能。据上汽集团公布的数据显示,与2017年217.08万辆的峰值相比,2019年通用五菱的产量仅为165.47万辆,减少了逾2成。松原股份与通用五菱之间的交易额在2017年-2019年间也逐年减少,与2017年的1.70亿元相比,2019年通用五菱仅在松原股份处采购了8367万元的产品,减少了逾5成。

  面对主要客户采购减弱的情况,松原股份虽然及时开发了新客户,保障了公司收入的稳定,但并未改变松原股份过度依赖个别整车品牌的现状。到2019年末,松原股份收入的53.68%仍来自于通用五菱、吉利汽车、宇通客车等前五客户。而来自吉利汽车、宇通客车2019年的收入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此外,松原股份此前的客户北汽银翔、众泰汽车以及福田汽车先后因经营问题而流失也让松原股份的处境更加艰难。

  因汽车行业的特性,整车企业的资金周转周期普遍较长。截至4月25日,A股已公布年报的15家车企中,应收账款在公司流动负债中占比的平均值为34.73%,延迟供应商回款已是整车企业解决流动性压力的重要方式。

  值得注意的是,在已公布年报的15家整车企业中,到2019年末,长城汽车的应付账款余额高达254亿元,在公司当期流动负债中的占比为46.59%,仅次于一汽轿车与江铃汽车。而长城汽车是松原股份的重要客户,2019年8月松原股份与长城汽车签署了重大合同。

  作为中小零部件供应商的松原股份,在与下游客户就回款问题上的议价能力较弱。资料显示,松原股份的前五大客户在与松原股份的交易中均存在延期回款的情况,2019年松原股份前五大客户货款的一半以上是在回款周期后信用期内才得以收回。

  下游客户普遍延迟回款也让松原股份的应收账款规模居高不下。2017年-2019年松原股份的应收账款的规模分别为1.17亿、1.46亿以及1.62亿元,在当期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27.34%、34.81%和34.77%,有上涨的趋势。

  回款问题上议价能力弱、客户信用管理的缺失也已给松原股份带去了实际的损失。2017、2018年松原股份先后卷入了北汽银翔与众泰汽车的债务危机之中,最终不得不对相关资产进行减值处理,给公司造成了较大的损失。值得一说的是,福田汽车2017年、2018年在松原股份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之中,截至2019年福田汽车的扣非净利润已连续6年亏损,股价也跌至2元/股以下。

  截至2019年末公司拥有货币资金2555万元,而2020年1月5日松原股份的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同意了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股利2500万元的分红方案。虽然松原股份在招股书中表示,报告期内,发行人经营平稳,不存在对发行人财务状况及发展资金需求的不良影响,但2016年来的频繁分红已对松原股份的流动性造成了压力。在松原股份IPO拟募集的4.90亿元中,有8000万元是用来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占总募资金额的16%。

  资料显示,自2016年5月份开始,松原股份已完成了5次分红,累计分红金额达2.65亿元。单单2016年,为了解决实控人对公司占款以及实控人的其他资金需求,松原股份就进行了3次分红,累计分红金额达1.97亿元。若算上2020年的分红预案,自2016年来松原股份的现金分红金额已接近3亿元。而截至2019年末,松原股份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余额仅有2555万元。

  到2019年末,松原股份的流动性指标已明显劣于同行业的上市公司,2019年松原股份的流动比为1.96,远低于A股同业公司平均的4.21;其速动比为1.46也低于同业公司平均的2.53。此时再拿出2500万元分红,一旦松原股份没能及时收回货款,公司就不得不借钱周转,从而增加公司的财务成本。

  值得注意的是,松原股份的实际控制人是胡铲明家族(包括其妻沈燕燕以及其子胡凯纳)合计直接和间接合计持有松原股份98.39%的股份。因此在松原股份历年的分红中,有2.61亿元落入实控人家族的口袋之中。2020深圳公务员选调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界人士表示,作为私人公司,股东处理公司利润无可厚非。但一个拟上市的公众公司,上市前分红就不那么明智了,除了会引起发审委的注意增加公司被否的风险外,还会拉低公司的净资产最终影响到公司上市后的估值。保荐机构也不愿意因公司分红而让自己的工作功亏一篑。当然,若实控人因自身资金需要或公司原因而执意分红的话,保荐机构也无法干涉公司的决策。

  在汽车行业整体低迷的大环境下,松原股份的发展与IPO之路都将会面临较大考验。

Tags: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351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